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 首頁>>法制>>法治要聞>>正文
  • 法治要聞
快遞活物為何屢禁不絕
2019-12-16 17:42   人民日報 審核人:

根據《禁止寄遞物品管理規定》,用戶在郵件、快件內夾帶禁寄物品,將禁寄物品匿報或者謊報為其他物品交寄,造成人身傷害或者財產損失的,依法承擔賠償責任;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尹志燁作(人民視覺)

搜索“活體兔子”、進店挑選、下單付款,只需三個步驟,十來分鐘,然后坐等快遞發貨。山東威海市民小趙就是這樣從電商平臺買到了他的寵物小兔子。起初,小趙覺得很方便,可收件后卻發現兔子左后腿不能活動,過了兩天,兔子就死了。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郵政法實施細則》,“各種活的動物”屬于“禁止寄遞或者在郵件內夾帶”的物品,但仍有許多網店用快遞寄送貓、狗、倉鼠、蝎子等各類活體動物。像小趙這樣,收件后發現動物狀態有異甚至死亡的消費者也并不少。

被禁止寄遞的活體動物,咋就進了快遞包裹?活物寄遞有什么風險?記者進行了調查。

網售活物交易活躍

大多使用快遞發貨

在淘寶和京東商城搜索關鍵詞“活體”,不一會兒,屏幕上就彈出了大量的待售動物。在系統自動過濾掉一些商品之后,仍有千余條搜索結果。從銷量來看,最受消費者歡迎的是倉鼠、貓、狗、鸚鵡、金魚這幾類寵物。生意較好的店鋪,銷量可以破萬。在一家網店的活體鸚鵡銷售頁面下,已經累計有3.3萬條買家評價。

除了這些較為常見的寵物,蜘蛛、蝎子、蜥蜴等較為冷門的動物也占了搜索結果的很大一部分。此外,供食用的雞、鴨,可作魚餌的活體蚯蚓,用來投喂爬行類寵物的小白鼠,也都能很方便地買到,購買流程和一般商品相差無幾。

下單后,這些活體動物都可以通過快遞發貨。隨機進入幾家網店查看,一家銷售野雞的店鋪在主頁標明“默認韻達,不接受客戶指定快遞”,一家出售鸚鵡的網店則使用中通發貨。一家賣狐貍的店鋪沒有標明配送方式,但當記者表達了購買意向之后,客服人員說將在下單次日用申通發貨。從發貨地來看,這些店鋪分布在全國各地,能夠寄送的范圍也很廣泛。正如一位銷售活體龜鱉的賣家所說:“通快遞的地方,我們一般都能送到。”

絕大多數店鋪并不諱言使用快遞寄送動物。一些網店的主頁有這樣的文字:“不要當著快遞員的面開箱,否則他們會向總部投訴。”如果收貨時動物因亂叫而被快遞員發現,該如何應對?客服人員回答:“沒關系,他們對發活體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

也有店鋪拒絕使用快遞寄送,只通過航空公司辦理托運。其中一家網店告訴記者:“如果是裝普通物品,快遞箱受擠壓、翻倒都沒關系。可活生生的動物被這么折騰,安全就不好保障了。”但托運的花費較高,采用這種運輸方式的網店,所售的往往是較為名貴、價格高昂的寵物。他們能送達的范圍,也不如快遞廣泛。因此,那些價格較為低廉的動物,主要還是通過快遞來寄送。

衛生檢疫流程缺失

隱藏病菌傳播風險

用快遞寄活物靠不靠譜?部分買家心里其實也沒數。

“小烏龜最開始一動不動,我還以為它快死了”“倉鼠寶寶有點萎靡,不知道能否好轉,過幾天追評”……從商品評論區來看,買家們收貨時都很緊張。開箱時動物是否還活著?健康狀況如何?這是他們收件時最關心的問題,也是買家決定給出“好評”或“差評”的重要標準。

為了給消費者吃“定心丸”,許多網店會加買家微信,讓客戶通過視頻確認動物的健康狀況。活物包裝的安全性說明也是這類網店的標準配置:“我們會在包裝箱里準備充足的填充物,防止爬寵寶寶受沖撞,并開好透氣孔。”即便如此,仍有買家反映收到的動物出了問題:“還沒拆箱就聞到一股臭味,快遞盒上面爬滿了蟲子”“到了之后就一直拉肚子,兩天后就死了”……

一位寵物店老板說:“走快遞途徑,動物一般和其他物品混裝,如果比較擠,就算開透氣孔也可能被不小心堵上。”他認為,部分網店所謂的“專業包裝”其實并不靠得住。

當賣家所寄動物攻擊性較強的時候,收件人還可能會受到傷害。今年5月份,山東德州發生了市民拆快遞時被蝎子蜇傷的事件,快件中的蝎子是用柔軟的網兜裝起來的,對收件人起不到充分的保護作用。去年7月,陜西渭南一女孩網購銀環蛇,被咬身亡。

專家指出,與專門的托運途徑相比,活物快遞會略過一些必要程序,所以可能給公共衛生安全帶來風險。

華中農業大學動物醫學院預防獸醫學系孟憲榮副教授說,有些動物身上可能攜帶病毒,如果隨意寄遞會產生疫情擴散。他說:“動物離開飼養地之前必須經過產地檢疫,開具檢疫合格證明。如果動物在途中死亡,運輸者也不能私自處理,需要在發生地就近聯系衛生監督機構,在其監督下,對死亡的動物進行無害化處理。”

但一些網店卻明確說,不需要走檢疫流程,會馬上安排發貨。而多數情況下,買家要到開箱時才知道動物是否死亡,難以及時對死亡動物采取無害化處理措施。

“通過物流渠道引發瘟疫傳播,雖非常態,但只要發生一次,其危害就是難以估量的。”中國物流學會特約研究員楊達卿認為,對于網店利用快遞寄送活體動物的問題,不可掉以輕心。

驗視制度執行不嚴

為合作伙伴開綠燈

2016年,國家郵政局等部門發布的《禁止寄遞物品管理規定》明確,寄遞企業應當嚴格執行收寄驗視制度,依法當場驗視用戶交寄的物品是否屬于禁寄物品,防止禁寄物品進入寄遞渠道。

網店既然能夠用快遞將活體動物寄往各地,說明驗視制度這道“入口關”顯然并沒有被守好。

不過,當記者表示想把小動物寄走時,很多快遞員卻不愿接單。在北京某小區,記者看到幾輛派件三輪車在大門旁排開,一名圓通快遞員正忙著將包裹卸到小推車上。“公司規定不能寄,寄出去也凍死了。”聽說記者想把一只鸚鵡寄回老家,他搖了搖頭。

走在街頭,記者先后遇上三位申通快遞員,表示有小烏龜、倉鼠需要寄出,被其中兩位明確拒絕。另一人則說:“寄也可以,不能保活。”但猶豫片刻后,他又說:“查得嚴,您找別家吧。”記者又咨詢了一家順豐網點,對方表示可寄大閘蟹,但這屬于冷鏈運輸,其他活物無法寄送。

在安徽合肥某中通快遞點,一名員工建議記者改用專門的渠道:“你去網上搜,有專門的平臺,用那個運能活。”一名韻達快遞員也表示,如果遠距離運輸,小動物死亡可能性比較大。她說,如果實在要用快遞,可以寄到江浙滬皖一帶較近的地區:“到時候我給你弄個小箱子,包裝好一點,在上面挖幾個洞,讓它可以呼吸。”

既然很多快遞員對待活體寄遞都比較謹慎,為什么眾多網店還是可以通過快遞寄送活體動物呢?

一家網店向記者道出了實情:“我們和網點是有合作的,您寄散件的話,我們不確定他們是否愿意。”于是,記者又以網店店員的身份聯系了數家快遞網點,希望能建立合作,向外寄送鸚鵡等小型鳥類。

某中通快遞網點的負責人答應了記者的要求,還說他們正在跟一家店鋪合作,寄遞活體鴿子。他說:“只有一趟死了一只鴿子,一般不會有問題的。”不過,建立合作關系之前,這名負責人也提出了一些要求。

“我們要簽個合同確定責任。”這名負責人說,“我保證按時、按地給你送到,但沒法保證寄到后都活著。你們也要保證不寄野生動物,我這邊沒法逐件去鑒定。”

一位韻達的快遞員也說:“快遞公司在大城市一般有好多家分公司,有的嚴一點,有的松一點,像我們老板就不讓寄活體,尤其是散件,因為動物死了跑了都比較麻煩。但網店這種有持續寄送需求的,找公司報備之后應該是可以寄的。”

經過記者側面詢問,與快遞點簽協議,劃分好責任,以合作的方式寄送活體動物,的確是在網店中較為普遍的做法。

活物寄遞有禁不止

整治還需有堵有疏

楊達卿介紹,目前航空、鐵路、公路都有活體動物運輸服務產品。為了保證衛生安全,托運人需要提供當地動植物檢疫部門的免疫注射證明和動物檢疫證書,填寫活體動物運輸托運證明書等。承運人也要具備活物運輸資質。

但是許多消費者和網店并不愿意選擇這種方式來運輸動物。一位買家說,他買兔子只花了68元,如用飛機托運,要花幾百元,高過動物本身的價格。而對一些網店來說,走托運途徑需要提前辦理相關手續,影響發貨速度,消費者也往往要跑很遠,到機場、車站提貨。他們認為,用快遞運輸價格低廉,配送范圍更廣,對客戶的吸引力也更強。

除了這些因素,對活體動物運輸的監管也有一定難度,這讓大量網店敢于通過快遞寄送各類活體動物。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郵政法實施細則》,各種活的動物都被禁止從郵政及快遞渠道寄遞。但因懲戒力度不大,威懾不足,加之部分快遞網點收寄、驗視守法不嚴,使得活物寄遞雖禁不止。”楊達卿認為,小批量、多頻次的寄遞特點也加大了監管的難度,需要在加大懲戒力度的同時增強技術手段支持,從源頭開始對活物運輸的標準化、透明化、可視化監管。

《中華人民共和國郵政法實施細則》確實規定了不能寄遞活的動物,但它在1990年發布施行的時候,我國還沒有這么大的快遞市場和寵物市場。因此,隨著時代的變遷和新需求的產生,相關法律規定也要進行調整和細化。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認為,應該有堵有疏,哪些動物不能寄,可以有一個清單。而對可以寄的,要建立特別的衛生檢疫措施,以及動物和其他快件的隔離措施,等等。(記者 沈童睿 游儀 吳君)(聶慧超參與采寫)

(責任編輯:盧相汀)

關閉窗口
  • 熱門圖片

  • 頻道熱點



    主辦單位:忻州日報社 晉ICP10003702 晉新網備案證編號:14083039 晉公網安備 14090202000008號

    律師提示: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信息,均為忻州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凡不注明出處的將追究法律責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長征西街31號 熱線:0350-3336510 電子郵箱:
江西南昌麻将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