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 首頁>>文體>>文化新聞>>正文
  • 文化新聞
人生路上書相伴
2019-12-18 18:12   忻州晚報 審核人:

曲波

每次從外面回到家,坐在沙發上,定定神,泡上杯綠茶,隨手打開本書,立刻,紛擾的塵世被書本擋在了別處。讀上幾段文字,雜亂的思緒,疲乏倦怠的身子,煩躁不安的心都舒展開來,神清氣爽,似在云端漫步,愉悅之情妙不可言。

愉悅中關于書的溫馨記憶浮現在眼前。四十多年前那些個陽光明媚的上午或者安靜的午后,林場門口不時探出個小腦袋,向外張望,看到郵遞員的身影出現,倚門害羞的小姑娘雀躍著跳出來——是的,小姑娘是我,童年的我每天都到母親工作的林場等郵差。

小時候,父母工作忙,我出生后跟姥姥生活,姥姥帶我到六歲后把我送回父母身邊。可能是跟在姥姥身邊習慣了,也可能是我天生孤僻,看到眼前陌生的父母和圍過來的小伙伴,我攥著姥姥的衣襟不撒手。有一天姥姥帶我到母親工作的林場場部玩,正巧郵遞員來送報,我一下子被吸引住了,掙開姥姥的手去撫摸郵遞員車架旁的綠郵袋,撥弄里面的報刊。母親見狀,找出場部的《人民畫報》給我看,看著看著,什么時候姥姥離開了,我也不知道。后來,母親給我訂了《紅小兵》(《新少年》的前身),我風雨無阻,每天倚著場部大門等。聽說撿破爛可以換錢,別的小伙伴們玩游戲,我挎著土籃子四處撿破爛,賣的錢全用來買小人書。見我如饑似渴地讀書,母親每次去縣城辦事,都要到新華書店給我買書。

小學最后一年,我隨父母搬到城里。坐在重點小學教室的角落,我淹沒在老師和同學的目光中,可這是短暫的,在不久后的作文講評中,我“一鳴驚人”,連校長都知道了我這個剛從農村轉來的學生作文寫得好。老師問我是誰引導我寫作文的,我說是書。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的鄉下,書籍是我認識外面世界的窗口。

即使是學習緊張的高中時期,午休時間,我也會跑到圖書室看書,我總是第一個來,最后一個走。閱覽室的老師很快就認識了我,允許我把沒有看完的書帶回去。課間,我常常捧本書看,學習成績節節攀升。高二時,我每月會收到一本《演講與口才》。我狐疑地看著手里的這本名刊,找到郵遞員詢問。原來,班主任看我文采好,但性格內向,不愛參加集體活動,讓班長用班費訂了這本班刊,寫了我的名字,希望我重視自己的口才表達,增強社交能力。

剎那間,我對班主任充滿了感激,也對臉上總掛著笑的班長心起波瀾。高考后,我和班長考入不同的大學,每次他遇到好書都會買下,郵寄給我。書的海洋,因愛的漣漪匯入,格外動人,他成了我的愛人。畢業后,我們每月只有一百多塊錢的工資,買書花去了大半。結婚時,新房是租來的一間平房,愛人買了幾塊廢木料,打下滿壁的書櫥,貧寒的生活因為書的陪伴而溫馨雅致。

轉眼間,我與書結緣四十余年,天命之年回首人生路,我慶幸,這些年始終沒放棄過讀書,因為書的陪伴,我依然淳樸天真,澄明透徹,干凈芬芳;因為書的陪伴,不管經歷了怎樣的困苦折磨,我還是感覺很幸福。有書相伴的人生,真好!

(責任編輯:盧相汀)

關閉窗口
  • 熱門圖片

  • 頻道熱點



    主辦單位:忻州日報社 晉ICP10003702 晉新網備案證編號:14083039 晉公網安備 14090202000008號

    律師提示: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信息,均為忻州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凡不注明出處的將追究法律責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長征西街31號 熱線:0350-3336510 電子郵箱:
江西南昌麻将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