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 首頁>>民俗風情>>民間藝術1>>正文
  • 民間藝術1
看戲
2019-12-08 11:37   忻州在線·忻州日報 審核人:

□武燕云

“ 拉大鋸、扯大鋸,姥姥家唱大戲,接閨女請女婿,小外孫子也要去……”昔日的兒歌縈繞腦際,將我的思緒拉回到久遠的童年。

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的中國農村,生活單調貧瘠。父輩們每天面朝黃土背朝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小孩子的書包里只有語文、算術兩種課本,一個生字本、一個算術本,一支鉛筆、半塊橡皮。每天放學一出校門,孩子們簇擁著撒開腿地瘋玩,從沒有盡興的時候,須得炊煙升起,暮色蒼茫,各家的母親扯著嗓子大吼才各自歸家。

我的童年沒有漂亮的花裙子、昂貴的玩具,更沒有形形色色的興趣班,但我們在大自然的懷抱里玩得也是花樣翻新、興趣盎然,度過了無憂無慮、單純而快樂的時光。

父輩們對自己辛勤勞作的犒賞是每年春節后或農閑時唱一臺大戲。這是村子里的頭等大事,他們早早便開始籌劃,能出得多少錢,想到什么樣的戲班子,請到多大的角,是村里人一年來的談資。等到拍板定案后,各家便開始鄭重其事地邀請各自的親朋好友。得知親戚們來幾人后,各家的父母便開始了忙碌,大到粉刷房屋,小到思慮一日三餐,那份緊張忙碌僅次于過年。最高興的莫過于孩子們,不用上學,還能吃好的、穿好的,敞開了玩父母也不會有絲毫的責備。久未謀面的表兄妹也可在一起相處幾日,如果意外收到禮物,那便可以在小伙伴中炫耀一番了。

期盼已久的日子終于來臨。母親早早起床,幫我們洗漱打扮,過年后便收入箱底的新衣,再次上身依舊讓我們歡喜雀躍。僅有的食材母親變著花樣地給大家做著吃,既不失待客的禮數,又能讓捉襟見肘的生活多一份溫馨。我的心思卻早已不在吃飯上。

來到戲院,早已是人頭攢動,就連圍墻和周圍的屋頂上都是黑壓壓的一片。挑著擔的、推著車的小販早已聞訊趕來,將整個戲院圍得水泄不通,在小孩子面前他們的吆喝分外賣力,表演分外夸張。母親總埋怨我們大的小的絆了腿腳,只好找一個偏遠的角落入座。開戲尚早,大人們便開始扯著嗓子互相打招呼嘮家常。

臺上鑼鼓一響,臺下便安靜了許多。穿紅衣的進去,著綠衣的出來,每個人咿咿呀呀一通,簡簡單單一句話,卻要費勁地扭捏半天,我都替他們著急。小孩子的性子不經磨,沒過多久我便如坐針氈,只是不好怫了母親的面子。好在母親也懂我們,掏幾角錢讓我們兄妹幾個買零食吃。大家都懂得這錢的金貴,反復斟酌著買一兩樣,大家一人一小口,小孩子的世界也極為公平,誰想多貪吃一口,那都是斷然不被允許的。把小客人們招待滿意了,立馬就得到了對方的邀請,我們都異常興奮地期待著、盼望著……

那時唱戲分下午、晚上兩場,下午散場后我們便開始為晚上看戲占位子,附近十里八鄉的人白天忙于活計,晚上都趕來了。夜晚的舞臺燈火通明,演員的服裝、頭飾以及背景在燈光的映襯下熠熠生輝,很是奪人眼球。戲散時已是月朗星稀,伴隨著人流我們的眼皮子直打架,深一腳淺一腳,走得跌跌撞撞。大人們卻是意猶未盡,激烈品評著哪一個角的扮相俊,哪一個角的唱功好…… 在一陣陣的狗吠聲中,鄉村漸漸陷入了沉寂。

如今在豪華氣派、金碧輝煌的大劇院里欣賞名家名段已是我們周末消遣的常態,恢弘的舞臺、華麗的服飾、字正腔圓的唱功,令觀眾掌聲雷動,我對演員的唱念做打也欣賞得如癡如醉。但每每曲終人散,夾雜在談興正濃的人潮中回家,我卻更加懷念兒時看戲時的那份快樂。正如魯迅先生所言:“再沒有吃到那夜時的好豆了……”

(責任編輯:梁艷)

關閉窗口
  • 熱門圖片

  • 頻道熱點



    主辦單位:忻州日報社 晉ICP10003702 晉新網備案證編號:14083039 晉公網安備 14090202000008號

    律師提示: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信息,均為忻州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凡不注明出處的將追究法律責任。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長征西街31號 熱線:0350-3336510 電子郵箱:
江西南昌麻将游戏下载